文章列表

激情公告

的穷姑娘,那刘三才不看一眼呢。 聂书瑶脚步轻快的回到了家,她嘴角含笑地走到还在晒太阳的聂氏身边。 聂氏听到声音后就醒了过来,看她满脸笑的样子,问:“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 她便将如何帮雨芹的事说了一遍,隐去了刘三那一段,她不想让病重的聂氏再操心了。 “呵,你就这点出息?芝麻大的事也值得高兴!”聂氏还是在言语上打击她了。 聂书瑶嘴一撅
庞玉娟经过近一年的锻炼也不再是当初什么都不懂的千金小姐了,特别是在朐县学到的推理,破案子哪有不见死人的。因此很快就恢复了,她觉得自己好像又成长了。 柳如渊是县衙的主人,他想见庞玉娟没人可以阻止。 春柳在前面带路,那腰肢一扭一扭的特别恍人眼,还有那臀,也不知道吃了什么,绷得身上的青衣袄裙紧紧的。 柳如渊的眼神随便一瞥,心里便有些热乎,这丫鬟倒
将罗朗看在眼里。 罗朗是在求人救命,在这等时刻下还想着藏着掖着那可是太不是东西了。 聂书瑶认为,所谓的“刁民”,说的就是这类人。 罗朗再次擦了把汗,可怜他快两天没吃东西了,这汗还流个不停。说道:“那天我看到四轮马车走了后,洒劲上涌就吐了起来。可不知怎的脚底一滑跌倒了,头正好撞到树上就晕了过去。等第二天醒来就被苏师爷发现了,然后被带到县衙。可
瑶笑道:“再过几日吧,年老头又没说要走,我们急什么。” 此后的日子里,聂书瑶便带着丫鬟们四处逛街,可没过两天她们便逛腻了。 除了吃的跟一些特别的布料外,胭脂水粉还不如自家做的好,特别是精致的包装跟以人为本的设计,让几个姑娘打不起精神来。 就这样无聊地又过了两天,聂天熙的暗访也结束了。没有实质性的线索,只知道扬州真有这么一位大富商。 这

分页